当前位置:首页?>?一笙有喜 > 第275章 死里逃生

第275章 死里逃生

宋喜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绝对不能上车,这要是被带走就完了,所以她人都被拽到车门边,男人将她抱起来想扔进车里,她当即一抬腿,借着全身的惯性,用力踹在门上,巨大的作用力弹得身后男人没站稳,往后退了两步,又恰好绊倒在道牙子上。

宋喜跟着男人一起栽倒,后脑勺撞在男人脸上,疼得对方短暂松了手。

大学考百米,宋喜都没反应这么快,人仰面倒下的瞬间,她立即翻身爬起来,然后撒开腿往前跑。

这功夫乔治笙的人正以二抵三,放倒了一个戴面罩的,目前是一对一的状态。

看到宋喜成功逃脱,其中一个人大声喊:“上车,走!”

宋喜看到路边停车的黑色私家车,顾不得双腿打颤,疯了似的往车边跑。

之前摔倒的男人,这会儿已经缓过劲儿,快步往她这边追,奔跑的同时,还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弹簧刀。

这些宋喜都没看见,她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哀嚎,在夜里显得格外的瘆人。

很怕是乔治笙的人出事儿,宋喜本能的停下脚步,转身去看。

这一看,她整个人都惊愣在原地。

她是医生,见血的事儿本是稀疏平常,可她的职责是治病救人,不是拿刀捅人,当她看到乔治笙这方一人,正掰着对方戴头套男人的手,借着对方手里的刀,直接往对方肚子上连捅几刀的画面……她无法接受视觉上带来的冲击。

乔治笙的人背对着宋喜,戴头套的男人面对着她,路灯照射下,宋喜清楚看到红色的血滴滴答答的掉在地面上,刺得人不敢呼吸。

瞧见她站在原地,马上又有戴头套的人往她这边冲,同样手里拿着刀。

宋喜很想跑,她应该掉头就跑的,明明车子就在她身后两米外,可意识是清晰的,身体却是僵直的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提刀跑来,她甚至可以提前模拟刀子捅入她身体时,发出的轻微钝响。

然而头套男没有碰到宋喜,在距离她还有几米远时,被乔治笙的人从后面拦下,一边是赤手空拳,另一边是提刀上阵,宋喜亲眼目睹了特别血腥残忍的一幕,她想做点儿什么,她是医生,她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,但事实上,她整个人都吓傻了,雕像一般杵在原地。

两个人打四个人,对方有两个重伤,均被捅了三刀

,另外两个,有一个被划伤手臂,另外一个拽着他往面包车方向逃。

乔治笙这边的两个人,一个倒在地上,生死未卜,另外一个满手是血,也是没有力气再追。

直看到面包车掉头开走,宋喜才如大梦初醒,本能的想冲上前,可上半身动了,腿却毫无知觉,险些一头栽在原地。

跑过去的每一步,宋喜都清晰感觉到四肢在发软发抖,越是靠近,血腥味越浓。

一共四个人,两个趴在地上,另外一个撑着另一个起身,满脸煞气的看着宋喜,出声道:“宋小姐,赶紧走!”

宋喜脸色煞白,只短暂的呆愣,马上便上前撑起重伤男人的另一条手臂,两人扶着他一起往车边挪。

男人腹部和胸口受伤,浑身血葫芦一样,宋喜托着他的后腰,身侧一片暖意,低头一看,是男人身上流下来的血。

她不知道自己掉了眼泪,还是另外一个轻伤的男人对她道:“宋小姐,别害怕,我马上给宝哥打电话,你能开车吗?”

宋喜机械的点头,把重伤的男人扶进后座,自己拉开驾驶席车门坐进去。

发动车子的时候,宋喜手脚都在抖,但她告诉自己,千万不能掉链子,这不是掉链子的时候。

轻伤的男人坐在副驾,掏出手机打给元宝,宋喜仿佛听到他讲话,可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她只想快点儿把车开到医院。

元宝得知这样的消息,也是惊得够呛,第一反应就是问宋喜如何,得知宋喜没事儿,他一边往医院赶,一边打给乔治笙。

乔治笙在翠城山,宋喜甩脸子离开禁城不久,他就回家了,回家后见她不在,他意料之中的同时又是怒火中烧,暗道有种就别再回来。

他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,等她回来好第一时间骂她,结果等来等去,宋喜没等到,倒是等来了元宝的电话。

元宝没废话,接通第一句便是:“笙哥,出事儿了,宋喜让人劫了。”

乔治笙拿着手机,有那么长达三四秒的时间,他都没说过一个字。

元宝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只好径自道:“那边刚打来电话,他们在去医院的路上,我也正赶过去。”

乔治笙目光有些发直,良久才出声问:“她怎么样?”

元宝回道:“说是没受伤,但动了刀子,八成是吓坏了。”

乔治笙自己都来不及感受,在听到她没受伤的刹那,他悬着的心终于落下。

站起身,他问:“哪家医院?”

元宝把地址告诉他,乔治笙二话没说,挂断电话转身往外走。

宋喜所在的医院距离翠城山并不太远,毕竟她是在回家的路段上出的事儿,把重伤的人送进抢救室,另外轻伤那个也需要缝针包扎,但他怎么都不肯进去,因为不敢让宋喜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,谁知道那帮人会不会突然追上来?

宋喜跟男人一起进的夜班急诊室,其中一名男医生在帮他处理伤口,另一名女医生来到宋喜面前,看她浑身是血,脸色煞白,眼神也有些飘忽,不由得担心询问。

宋喜讲不出来话,唯有摇头,示意她没受伤。

女医生看她这模样,既心软又可怜,说:“我休息室有件干净衣服,你跟我去拿一下,先换上吧。”

宋喜闻言,默默地起身跟着女医生走,一旁正在缝针的男人见状,作势起身,男医生的针还提在手里,连忙‘欸’了几声。

宋喜动了动嘴,慢半拍道:“别担心,我去换件衣服。”

男人这才放松肌肉,重新坐下。

女医生打量宋喜跟男人,看不出是什么关系。

离开急诊室,女医生跟宋喜并排走在医院走廊,宋喜视线微垂,显然还没从之前的激烈场景中跳脱。

乔治笙从电梯里走出来,抬头,几乎一眼就看到宋喜,她穿着件浅颜色的雪纺上衣,此时半面衣服湿透,全都是血,包括她手臂上,裤子上,甚至是脖子上。

心猛地一沉,乔治笙这一刻是恼怒至极的,元宝不是说,她没有受伤吗?

推荐阅读:《一笙有喜》

看网友对 第275章 死里逃生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一笙有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