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?>?一笙有喜 > 第276章 心软是病,行动致命

第276章 心软是病,行动致命

宋喜自顾自垂着头往前走,因为之前激烈挣扎的后遗症,现在垂在身侧的手指还在神经性的发抖,乔治笙迈步朝她走来,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感应,宋喜觉的有人在看她,缓缓抬起头,她看到乔治笙出现在不远前。

两人目光相对,脚步同时停下,宋喜盯着他的眼睛,那一瞬间,所有的委屈,恐惧,劫后余生,种种纷杂错乱的情绪,排山倒海的奔涌而来,她站在原地,什么都没说,只是眉头一蹙,眼前就这样模糊了。

她什么都看不见,耳边唯有自己啜泣的声音,宋喜知道这样很丢人,大庭广众说哭就哭,还是当着乔治笙的面儿……

他一定会特别瞧不起她,没准儿还会埋怨她拖累他的人。

越想越心痛,宋喜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,因为看不见,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,忽然间,她的身体触碰到一堵墙,不对,明确的说,是那堵墙自己贴上来的。

头顶有被轻轻抚拍的感觉,慢了几秒,宋喜才后知后觉,那是手掌。

整个人都是懵的,不可置信,她紧张害怕到身体僵直,一动不敢动。

是假的,是幻觉,宋喜睁大了眼睛,但眼前还是一片雾蒙蒙,什么都看不到。

她不敢想,哪怕身体已经感受到对面传来的温暖,她依旧不敢相信,直到…头顶传来某人熟悉的声音:“没事儿了。”

是乔治笙的声音,宋喜最不会听错的就是他的声音。

一刹那,宋喜崩了,泪如雨下,她浑身筛糠般的瑟瑟抖动。

乔治笙俊美冷漠的面孔上,终是破裂出心疼和不忍,喉结轻轻滚动,他想说话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抱抱她吧。

动作要比脑子快,乔治笙抬起手臂,将她揽在怀中,一只手还抚在她后脑处,无声安慰,告诉她不要怕,已经没事儿了。

宋喜打从进了医院就没有再哭,可眼下在乔治笙的怀抱里,她哭得撕心裂肺,像是要把心底所有的不痛快,尽数化作眼泪排出去。

这不是乔治笙第一次抱她,却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拥抱,他对她动过恻隐之心,却从未付诸过行动,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,心软是病,行动致命。

哪怕是抬起手的瞬间,他还在纠结犹豫,直到现在,当他清楚感觉到她在他怀里瑟瑟发抖,感受到她的眼泪透过衬衫灼热到他的皮肤,听到她哭声中的委屈跟无助……一切都无所谓了。

心软就是心软,想抱她就抱她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宋喜窝在乔治笙怀里,痛痛快快的发泄了一场,若不是垂着头,鼻涕不合时宜的流下来,她一定会再贪恋半晌。

吸了吸鼻子,宋喜垂着头往后退,乔治笙顺势松开手,想说话,她却闷头与他擦身而过,径自往前走。

不知道她要去哪儿,干什么,乔治笙也不想再数落她,只跟在她身后,直到她走至洗手间门口,他赶紧停下。

宋喜进了洗手间,第一件事儿就是抽纸擤鼻涕,也不晓得乔治笙看没看见,别没被人捅死,回头再丢脸丢死。

乔治笙站在外面等她,她进去三四分钟才出来,鼻子眼睛全都红红的。

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,宋喜不知道该怎么跟乔治笙说话,倒是乔治笙看着她,主动问:“受伤了吗?”

宋喜摇了摇头,过了几秒又道:“没有。”

乔治笙看她这一身血就刺眼,低沉着声音道:“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。”

宋喜微垂着视线,“不用了。”

说罢,她又抬起头,看着他道:“有个人为了救我受了重伤,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事……”

心底一酸,眼泪浮上眼眶,宋喜很想忍着不哭,但她做不到。

乔治笙被她的眼泪刺得心底难受,薄唇开启,出声回道:“以后别再到处乱跑,你要是不在路上晃荡,早点儿回家,会出这样的事儿吗?”

他口吻是自己都想象不到的轻,与其说是纠错,不如说是担心懊恼,甚至是后怕的成分更多。

宋喜心底有愧,眼泪再次夺眶而出,恨不能受伤躺在抢救室的人是自己,总好过别人替自己背锅。

乔治笙见状,喉管一窒,像是被人生生攥住。

他不是埋怨她,她哭这么上心干嘛?

正憋着想说点儿什么,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句:“笙哥?”

乔治笙转头,元宝从不远处疾步走来,看到满身是血的宋喜,元宝也是神色一变。

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如果宋喜真的有事儿,乔治笙也不会好好的站在这里跟她讲话了。

不过该有的关心还是要有的,元宝看着宋喜问:“宋小姐,你没事儿吧?”

宋喜摇头,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。

元宝本能的去看乔治笙,眼神中充斥着‘她都这样了,这不怪她,你就别说她’的暗示。

乔治笙很想回一句,他说什么了?他什么都没说。

乔治笙对女人是什么样的态度,元宝心知肚明,如果他再这么凶下去,宋喜一定扛不住,所以他也没管乔治笙怎么想,当即对宋喜说:“宋小姐,你以后出行还是要注意安全,像是今晚这样的事儿,虽说是意外,但对于那些找你的人而言,他们是早有预谋,笙哥一听你出事儿,马上就赶过来了,他很担心你。”

宋喜闻言,想到刚刚迷迷糊糊中的怀抱,不好意思抬头,垂着视线轻轻抽泣。

乔治笙侧头看向元宝,目光中带着赤裸裸的寒意。

元宝也知道他的脾气,赶紧又别开视线说了句:“大家都很担心你。”

宋喜抬起头,眼睛通红,闷声回道: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会连累大家,我以后一定会小心谨慎,不会再犯今天这样的错误。”

元宝正欲回答,没想到身边的乔治笙面色淡淡的接道:“不是你的错,今晚这笔账,早晚都要还回来。”

宋喜对上乔治笙的眼睛,只看了一眼,马上又别开,似是仓皇,也似是尴尬。

元宝一看,貌似他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过程?

乔治笙阴测测的瞥向元宝,沉声问:“你不去里面看看吗?”

元宝与之四目相对,暗自吸了口气,当即回道:“啊,我这就过去。”

推荐阅读:《一笙有喜》

看网友对 第276章 心软是病,行动致命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一笙有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