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?>?一笙有喜 > 第277章 擦药

第277章 擦药

元宝转身离开,洗手间门口只剩下乔治笙跟宋喜两人,两人面对面站着,约莫能有五六秒的样子,乔治笙主动开口说:“既然没受伤,先回家吧。”

宋喜抬眼回道:“我想在这儿等结果……你要是着急,就先去忙你的。”

她声音轻轻的,乔治笙在心底反了一句,大半夜的,他还能有什么急事儿?

若是平常,他绝对不是光想,早就直接怼出来了,可是眼下…算了,忍着吧。

他掉头往回走,宋喜以为他要离开,没想到他是去了抢救室门口,元宝站在远一点的地方接电话,受轻伤的男人看到他,出声叫道:“笙哥。”

乔治笙微微点头,薄唇开启:“辛苦了。”

男人赶紧颔首,余光瞥见乔治笙身后走来的宋喜,试探性的说:“笙哥,你带宋小姐先回去吧,这边有我们呢。”

乔治笙面色淡淡:“不着急。”

其实他也想带宋喜走,眼下的宋喜很‘刺眼’,一身血葫芦似的打扮,纵然是没受伤,可目测很心惊,让人心里无端的不舒服。

元宝接了个电话,挂断后走向乔治笙,两人目光交接之后,去别处说话。

宋喜站在抢救室门口,心底一如堵了块儿大石头,分外沉重,几分钟后,宋喜感觉右臂处传来异样,侧头一看,是有人拿了件白色的外套递给她,顺势往上瞧,拿着外套的人是乔治笙。

他面色淡淡,口吻也是毫无波澜,“穿上。”

宋喜瞥了眼自己全是血的衣服,一边接过一边说:“谢谢。”

这是一件医生的白大褂,宋喜倒是熟悉,在她伸开手臂之际,乔治笙无意间一瞥,几乎是下意识的眉头一蹙,沉声说:“你受伤了?”

宋喜动作一顿,紧接着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右手臂,上臂靠外侧那里,被别人的血染红了一片,然而细看之下,还有一道不下十厘米的划痕,很细的一条,但却挺深。

伸出手指碰了碰,好疼,确实是受伤了。

宋喜忍着不皱眉,低声道:“是啊,我都没注意。”

当时场面混乱,连撕带扯,保不齐刮到哪儿了。

宋喜自己没当回事儿,乔治笙却是出声说:“走。”

“啊?”她看着他,眼带迷茫。

他面无表情的道:“找个医生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宋喜说:“不用了…”

“这儿不缺你等。”他突然眉头一蹙。

宋喜刹那间有些尴尬,神情变了变。

乔治笙见状,心底说不出是后悔还是懊恼。

两人一起往夜班急诊室走,一路沉默,宋喜心底在想,现在还不是提离婚的时候,免得让他觉着,她是卸磨杀驴,但她的的确确给他惹了不少麻烦,他原本就嫌弃她,只怕现在更甚。

进了急诊室,女医生不在,只有一名男医生,看到宋喜身穿白大褂,先是愣了两秒,紧接着看到她里面的衣服上都是血,连忙起身问:“哪儿受伤了?”

宋喜还没等回,身后的乔治笙率先道:“帮她检查一下。”

医生让宋喜脱了外套坐过去,准备好大块儿棉花和消毒药水,先帮她把脸上和脖子处的血迹擦掉。

这一擦,露出原本白皙的皮肤,不光是胳膊上的那条划痕,她手腕,后脖颈,手肘,好多处都有不同的擦伤跟淤青。

医生一边上药一边道:“身上可能还有很多看不到的伤口,待会儿让你男朋友帮你检查一下,小伤上些药就行,要是有严重的伤,再来医院这边看。”

不怪医生说这话,宋喜身上的雪纺衫被鲜血洗过一遍似的,眼下没有全干,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儿,到底是男女有别,更何况乔治笙还在一旁戳着,男医生总不好让宋喜脱了衣服检查伤势。

宋喜闻言,本能回道:“不用,我身上没事儿。”

医生说:“你不要马虎大意,现在天热,伤口很容易感染,小伤口一不小心就成了大伤。”

宋喜说:“我等回去后好好看看。”

医生道:“你男朋友不是在这儿嘛,待会儿我出去,让他帮你检查一下。”

“他不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乔治笙突然开口,打断了宋喜未说完的话,宋喜背对着乔治笙,她能感觉到他就站在她身后,可她不敢回身,甚至不敢大喘气。

男医生帮宋喜把露在外面的伤口清理好,起身对乔治笙嘱咐:“你待会儿也像我这样,用消毒药水蘸着棉花帮她把身体清理一遍,看看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伤口。”

乔治笙面色平静的‘嗯’了一声,男医生莫名的有些怕他,总觉着这人不好惹,废话少说,赶紧走。

待到房内只剩乔治笙跟宋喜两人,宋喜硬着头皮,主动道:“没事儿,我自己来。”

乔治笙冷俊的面孔上一如静止的湖面,完全看不出丝毫的波澜,薄唇开启,他声音也是不辨喜怒的说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宋喜看着他,紧张到无话可说。

乔治笙道:“你也是医生,病人面前没有性别,转过去,衣服脱了。”

说话间,他已经用镊子夹起棉花,蘸了好些消毒药水。

宋喜直勾勾的看着他,这一刻当真是有逼良为娼的紧急和窘迫。

乔治笙一眨不眨的回视她,“别耽误时间行吗?”

宋喜从乔治笙那双冰湖似的瞳孔中,看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,刹那间,她差点儿为自己的想太多而羞愤致死。

人家就是想替她检查一下伤势,她以为自己的身体很隐私,可在乔治笙眼里,八成就跟普通的肉没什么两样。

血气翻涌,宋喜忙转过身,不让他看到她的脸红。

与此同时,她倍儿洒脱的双臂交叉,将上衣翻起,露出后背,然后故作淡定的说道:“麻烦你了。”

乔治笙看到宋喜的后背,窄窄的一片,却染了一身的红。

眉头蹙起,他用蘸了药水的棉花帮她擦拭,棉花凉凉的,宋喜垂着视线,心跳如鼓,脸色涨红。

随着棉花的变红,宋喜的后背也渐渐露出本来颜色,皮肤白皙细嫩,乔治笙擦完下半段,忽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将她的衣服往上一拉,露出她的内衣和整个上半边背部。

推荐阅读:《一笙有喜》

看网友对 第277章 擦药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一笙有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