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?>?一笙有喜 > 第93章 他才口是心非

第93章 他才口是心非

????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也许是失望,也或许是意外。

????乔治笙沉默数秒,再次开口说:“我答应你爸保护你的安全,但我不是你保姆,不能保证你每次自找意外的时候,我都能第一时间出现,你说的对,以后我们还有三年时间要过,所以未免不必要的麻烦,我希望今天的事儿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????宋喜垂着视线,长长的睫毛遮挡住眼底的神情,粉唇开启,她轻声应道:“嗯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????乔治笙吃饱了,该说的话也说完了,径自起身离开厨房。

????待到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宋喜一个人的时候,她终是忍不住鼻酸,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面前的碗里。

????乔治笙回到二楼房间,心想他这么说,以后宋喜就不会轻易作死了吧?

????宋喜在厨房中静坐到天亮,她出神的看着某一处,心中不停的琢磨着乔治笙说过的话,他说这世上没有绝对,是游戏就有输赢,之前她见到宋元青的时候,问宋元青到底有没有犯法,宋元青竟然避而不答,反告诉她不要问。

????当时宋喜就觉着奇怪,如今加上乔治笙意味深长的话,她不得不重新衡量,宋元青此次出事儿,到底是罪有应得,还是欲加之罪。

????如果是前者,她认了,可如果是后者……

????宋喜内心燃气熊熊的怒火,如果真是有人故意下套陷害宋元青,那她拼了命也要替她爸讨回一个公道!

????几个小时,从天黑到天亮,宋喜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个事儿,翻来覆去,有时候会钻入死胡同,有时候又仿佛豁然开朗,绕来绕去,最后她只得出一个结论。

????若是宋元青都不能解决,只能用认罪来扛的麻烦,那她一时半会儿也绝对想不到法子,可只要她在外面,她还是自由身,这件事儿就总有翻盘的可能,所以她绝不能灰心丧气,就算全世界都不信宋元青,她信!

????这样的念头像是一股无形的力量,瞬间让宋喜干劲儿满满,她想到宋元青打小儿教育她的一句话:万事儿别慌,只要人还在,总会有希望。

????想通了,宋喜气儿也顺了,拿起勺子,她将凉透了的疙瘩汤一口一口吃掉,刷碗,上楼洗澡躺在床上。

????天亮了,宋喜看着窗帘上透进来的微光,想着乔治笙说,今天就会宣判宋元青的刑期,嗓子眼儿一紧,她赶紧张开唇瓣,深呼吸,硬生生将酸涩吞回去。

????哭了太多,她现在已经不想哭了,如果眼泪可以救宋元青的话,她哭瞎了都无所谓,但事实证明,眼泪是最没有用的东西。

????闭上眼睛,宋喜强迫自己睡觉,她不能再生病,不能再给别人添麻烦,往后漫长的时间里,她要学会一个人了。

????乔治笙早上九点多出门,元宝来接他,车上,两人随意聊着。

????元宝说:“今天宋元青宣判,宋喜一个人在家没事儿吧?要不要找个人看着点儿?”

????乔治笙不以为意的回道:“叫个保姆过来吧。”

????元宝见乔治笙竟然没有顺势打趣,不由得开口问道:“她知道了吗?”

????乔治笙说:“我告诉她了。”

????元宝问:“她怎么说?”

????“她不信宋元青会犯法。”

????元宝闻言,沉默不语。

????车子一直往前开,开着开着,乔治笙忽然道:“你说她会去找谁帮忙?”

????元宝说:“现在谁还会帮她的忙?如果但凡有人肯帮,她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。”

????元宝是实话实说,乔治笙却下意识的接了句:“都退无可退了,还死要面子不肯求我。”

????元宝从后视镜中看了眼后座的乔治笙,问:“你会帮吗?”

????乔治笙狐狸眼一瞥,不答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????元宝道:“宋喜也不傻,明知自取其辱,何必送上来让你打脸?”

????乔治笙近乎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,轻嘲的口吻道:“试都不试一下,是面子重要,还是家人重要?”

????元宝心中暗自叹气,无奈接道:“你就是不待见人家,人家聪明也不行,傻也不行,左右你就是看她不顺眼,她怎么做都是错。”

????乔治笙黑眸一瞥,眼底有黑色的流光滑过,他出声说:“我最讨厌女人嘴巴硬了,一点儿女人样儿都没有。”

????元宝小声嘀咕:“软的也没见你喜欢。”

????乔治笙幽幽说道:“现在家里弄了这么尊送不走的大佛,你是我,你有心情想女人?”

????元宝回道:“反正不就是张证嘛,你又不是天天把结婚证带身上,宋喜也不是天天搁你眼前出现,三年而已,一晃儿就过去了。”

????乔治笙冷眼瞥着元宝的后脑勺,“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
????元宝说:“你要是实在不喜欢,可以想辙逼宋喜出动开口离婚啊,她主动提日子过不下去,宋元青一定不忍心难为她,到时候你就提前解放了。”

????话音落下,乔治笙眼底平添促狭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不是一直站在宋喜那头吗?”

????元宝说:“平心而论,我觉着宋喜这人还不错,宋元青一出事儿,把她一个人撇下,一个女人孤零零的也挺可怜,但这世道可怜人多了,谁也不是救世主,更何况她落你手里头,如果你不高兴,她日子更难过,何苦呢,实在过不下去,不如早打发了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????乔治笙勾起左侧唇角,声音低沉的道:“你这欲擒故纵玩儿我身上来了。”

????元宝一下子被乔治笙看穿,并没有面露尴尬,反而坦诚说道:“保她三年,不仅能拿回老爷子当年的把柄,说不定以后我们有事儿也能用到她,就像上次在岄州,这买卖细算不亏。”

????乔治笙侧头看向窗外,俊美的面孔上波澜不惊,一丝内心的波动都看不出来。

????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,他声音惯常清冷的回道:“都说生女儿好,女儿是爸爸的贴身小棉袄,一直对宋元青无感,不过他确实养了个不错的女儿。”

????元宝听到这话,心中终于落了定,乔治笙这是拐弯抹角的夸宋喜呢。

????乔治笙视线落在窗外,但心底想的却是昨晚宋喜抱着他的腰,把脸枕在他大腿上的画面,她身子滚烫滚烫,还有浴室中,她赤条条的躺在那里……

推荐阅读:《一笙有喜》

看网友对 第93章 他才口是心非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一笙有喜